楚天金報訊 圖為:現場人員身穿防護服轉移種豬
  圖為:來自丹麥的種豬
  □文/本報記者鄧偉 通訊員尹樂雯 沈蕾 李帆 圖/本報記者萬多 通訊員王才鑫
  被稱為“活體動物運輸專家”的南航,又承運了一筆大單。昨日,搭載546頭丹麥種豬的CZ481航班,平穩降落在天河機場。儘管之前熊貓、種貂、賽馬、種牛等動物都曾乘坐過飛機來漢,但均未享受過如此“高大上”的包機。
  百萬元的包機費,平均每頭近3萬元的身價,這批丹麥種豬何以如此“金貴”?
  ■現場直擊
  包機停穩不“停機”
  落地區域嚴格消毒
  昨日下午6時15分,這趟於北京時間7時30分從丹麥比隆起飛的航班,飛了10個多小時後,終於降落在了天河機場。
  為了迎接這546頭丹麥種豬,天河機場5號停機坪開闢了一塊專用的區域。工作人員在波音777F貨機的停靠點附近拉起了隔離線,百米之內的範圍進行了嚴格的消毒,不穿特製的防護服不准進入。
  記者看到,在飛機停穩後,引擎仍在轟鳴。對此,南航一工作人員介紹,這是為了保持機艙內的空調持續通風換氣。因為在種豬的運輸過程中,機艙內的溫度和通風控制特別重要。據介紹,整個飛行過程中,會有1名專業押運員協調機組人員密切關註溫度控制,每一個小時巡查一次,通過貨艙通風系統,及時排出種豬散髮出來的熱氣,控制機艙溫度在15℃—20℃,確保種豬的安全舒適,這也是活體動物空運中最重要的指標。
  昨日首先登上飛機的並非裝卸工人,而是檢驗檢疫人員。與此同時,早就等候在一旁的平臺車和拖鬥車各就各位,迎候這批“貴客”。記者瞭解到,這546頭種豬會被分裝在42個木籠里,總重量約達55噸。這批種豬是中國牧工商(集團)總公司訂購的,其中絕大部分將進入鄭州的一家畜牧企業。
  下午6時45分,隨著貨艙門打開,首批兩個木籠被轉移到集裝板,隨後被拖鬥車運出停機坪。7時15分,546頭種豬全部卸機,存活率100%。經過短暫停留後,這批種豬隨即被移出木籠,裝上4輛大卡車,運往河南信陽。
  據瞭解,按照相關規定,種豬落地後必須運往200公里以內距離的地點進行隔離。由於信陽的隔離場距離武漢比鄭州更近,因此貨主選擇將武漢天河機場作為飛機降落的地點。45天隔離期過後,這批種豬將再被運到鄭州、長沙、連雲港三地,用於配種和繁殖。
  ■幕後故事
  洋種豬平均身價3萬元
  包機總共花費100萬元
  “這趟包機費用剛好超過100萬元。”在裝卸現場,湖北時進國際貨運代理有限公司負責人陳榕對記者說,貨主這次願意花這麼大的價錢不遠萬里進行空運,這批種豬應該價值不菲。“這批種豬,每頭的身價將近3萬元。”這批種豬的賣方——丹育貿易有限公司負責人楊宇對記者說,這次運輸的種豬主要有大白、長白、杜洛克三個品種,比本地豬生長更快,出欄率更高,瘦肉比更大,可以用來改良種群。
  據瞭解,大白種豬又稱大約克夏豬,原產於英國,由於其體型大,皮毛全白,亦稱為大白豬,可作為第一母本或父本利用;長白種豬又稱為蘭德瑞斯豬,原產於丹麥,是養豬生產不可或缺的優秀豬種;杜洛克豬原產於美國東北部,平均窩產仔數11.8,育成率95%。
  河南宏展畜牧科技有限公司是此次最大的貨主,該公司負責人宋玉宏告訴記者,他們這次花費將近1500餘萬元引進的這批種豬,只有3到4年的“黃金配種期”,之後便會被淘汰。而在這段時間內,500頭種豬所形成的核心群,可供種25000頭,再通過繁殖產出62.5萬頭商品豬。按照目前的市價,一頭商品豬的價值約為1600元。在他們眼裡,這批種豬背後所蘊藏的潛在價值可達到10億元。“這批種豬最大的價值就在於血統。”在種豬裝卸過程中,宋玉宏從丹麥押運員的手中接過一摞證書時對記者說。記者發現,這摞證書其實是546頭種豬的“身份證”,每頭豬都有一張,加蓋有國際性組織的認證標誌。每張證書上,都標註著種豬的編號、出生日期。更令人咋舌的是,在種豬的血統記錄上,還記錄著其父輩、祖父輩的所有直系血緣關係,且均有準確編號。據瞭解,這546頭種豬中,約有100頭公豬。
  ■專家聲音
  湖北種豬不輸洋種豬
  國內企業為何捨近求遠
  每頭身價3萬多,花費運費上百萬,不遠萬里走空運,雖然在畜牧企業眼中,這批漂洋過海來到中國的種豬蘊含著極大的市場價值,但對於種豬養殖大省湖北來說,此舉似乎有些捨近求遠。
  對此,這批種豬的賣方和買方一致表示,這些血統純正的種豬所繁育出來的後代,飼料轉化率高。“本地豬喂四斤食物長一斤肉,而外國豬喂三斤飼料長一斤肉,我們當然會選外國豬。”貨主宋玉宏對記者說,目前在市場上,本地豬的肉價也比舶來豬更貴,群眾去買豬肉,更多的人還是喜歡便宜點的。
  不過,在湖北省農科院專家的眼裡,這筆賬並非這麼算。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專家表示,對於種豬行業來說,全中國有76個“國家級核心育種場”,其中有9個都在湖北省,湖北的種豬在全國已處於頂尖水平。“不可否認,國外的有些原種,評定等級比國內種豬確實高一些,但在出欄率和肉質產出率方面,國內的種豬已經和國外的持平。”該專家表示,引進一頭國內種豬,成本在5000元左右,只是從國外引進種豬成本的六分之一。有些企業放著便宜的不要,從國外引進貴的,更多的還是一種“靠噱頭製造市場賣點”的營銷策略。要知道,一些畜牧企業很大一部分的利潤來源還是賣豬仔,而非全部依靠生產豬肉。“其實,若從有利於整個國內種豬市場健康發展的角度來看,當下大可不必花高價錢引進外國種豬。”該專家說道,外來的和尚會念經這種理念,已到了該擯棄的時候了。
  ■事件延伸
  武漢活體動物年空運量緣何不及鄭州五分之一
  “對於活體動物空運來說,這次種豬運輸也可以算是屈指可數的了。”武漢天河機場貨運銷售部經理楊衛明表示,目前,國內活體動物空運市場還不夠統一。以天河機場為例,多家航空公司的承運範圍各不相同,南航、國航、東航三大航空公司都有各自的“準入清單”,而其他一些規模較小的航空公司則不接收此項業務。主要是因為活體動物在運輸過程中,異味、糞便對客艙的污染防範問題,讓不少航空公司覺得棘手。
  記者瞭解到,雖然活體動物運輸已屢見不鮮,但武漢近些年來,包下整架貨機運輸也只出現過兩三次。最近的一次還是2012年,南航用一家波音747,從英國曼徹斯特運了892頭種豬來漢。平時,活體運輸也都是以鴿子、雞、魚苗等小體型動物為主,搭載於客機的貨艙內。“雖然武漢比起鄭州來說更有地理位置優勢,但活體動物運輸方面卻比鄭州差很遠。”採訪中,湖北時進國際貨運代理有限公司負責人陳榕向記者透露,根據他們的業務調查,武漢的活體動物年空運量不及鄭州的五分之一。談及原因,陳榕表示,主要是因為武漢的國際航線太少。比如說,在東南亞的印尼、菲律賓等地,每天都有大量的魚苗和野生鱔魚需要空運,每天都有兩三噸的運量。然而,武漢在這些地區的航線運力不足,有些航班甚至每周才飛一班。因此,這些業務紛紛被國際航班更為密集的鄭州搶走。
  (原標題:圖文:500多頭丹麥種豬乘包機來漢)
創作者介紹

Michael Jac

yfohfeegm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